反思| 携号转网被处分时流的泪,都是定KPI时脑子进的水

2020年3月31日 | By admin | Filed in: KPI.

01

这28个人,有的是省公司部门副职、有的是地市、区县公司老总副总和部门正职,大多集中在区县正职这个级别,对于基层来说,都是不小的领导了。

他们中,有的人临近退休,工作一辈子,政历清清白白,有的还得过多次先进,这次档案里猛地塞进去一张处分表,算是毁了一生清誉,再也难为职业生涯划上完美句号了。

有的人很年轻就走到了重要的领导岗位,是上级公司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本是年轻有为、前途一片辉煌,可惜一纸处分可能把美好的前程都给搭进去了。

即便上级信任、能力出众,不会被这一棒子打死,今后也还会有进步的空间。但警告以上的处分或长或短都有一定的影响期,相关内容在本号(通信窗)《你知道的是处分了28个人,不知道的是背后藏着基层多少泪!》一文中有所涉及,在影响期内,想升迁提职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针对“携号转网”服务,工信部多次在会上强调:对被国务院督查室或工信部通报出现重大问题地区的企业负责人,在人员任免、调岗调级、干部考核中予以一票否决!

这次央视曝光的问题,实际上就国务院督查室查出的问题,适用以上规定。什么叫“一票否决”?不是投了一票否决票,而是这一票投下去,就彻底否决掉了。上面那段话翻译过来讲,就是在人员任免、调岗调级、干部考核中直接pass,不予考虑。

这里没有明确期限,但是肯定不会是一年半载。笔者查了下相关的规定,一般出现类似的措辞,年限都是在三年或三年以上。

再年轻的干部,也没几个3年时间可以去浪费,更何况三年之后并不是说就等同于没有受过处分,一笔勾销了。直接影响没有了,潜在的影响却是终身的!因为,处分材料进了档案的,是会跟一辈子的。

国企有个特点,就是层级越往上,越像似官僚机构,在人事任免上,所谓的政治影响因素也就越多。即使处分过了十年八年,在考虑你的新任命时,只要支持竞争对手的某位领导,拿出你曾经受过处分这个“黑历史”,就有可能让你的任命“胎死腹中”。

02

大多数地方的处分决定是3月1号做出的,3月4日,工信部召开全国会议进行了全国全行业的通报。到现在,时间也差不多过去了快一个月了。

笔者正好有个朋友就是28个其中之一。为了表达安慰并激励他“放下包袱、整装再出发”,前几天,我也专门给他打了个电话。

电话中,感到他还算释然,可能是跟其他几个一起进名单的人比处理相对轻的原因吧。

“事情倒不是什么大问题,今年时运不济,算倒霉吧!”

“我还好啦,一个小小警告,跟其他几个人比起来算是幸福的了。只是心疼我的奖金,半年拿不到奖金了,年终奖也至少少一半。”

“现在工作不好干,层层下达经营指标,完不成要挨板子……”

“对于基层来说,要一点问题都没有,百分之百合规,说实在话,很难做到,不仅我们,其他两家也一样。”

“我们也知道,有些竞争没必要,三家可以更和谐一点。但是,领导不这么想啊,他要的是指标,要的是比其他家好。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不在其位,不知其苦。领导也有领导的难处,他们也是被上级的指标压着,哎!大家都不容易。”

“这次是得长记性,说白了,企业是国家的,职务却是自己的。”

“经过这次处理,大家肯定会稍微规范点,不过关键还是得看三家领导层之间的默契,如果还是一级给一级压不切实际、很难完成的指标,我估计迟早还得再出事!”

……

以上是他谈话中的几个观点,政治上不一定正确,但是却很真实地基层的想法和工作实际。

朋友虽然说这次出事是“时运不济、倒霉”,如果放在全国来看,国务院督查室偏偏暗访了河南、山东,河南、山东算是倒霉,偏偏又落到了他的辖区,也算是他倒霉。

这样的解释如果说合理的话,合理性就在于,他们默认“携号转网”违规的问题,在全国各地普遍存在、司空见惯。那么,说落到谁头上,就是谁倒霉,倒也有几分合理性。

但是,对于整个行业的现状来说,用“倒霉”就无法解释了。“携号转网”服务是写进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的民生工程,要求其实一点都不高,简单点讲就是依法保障用户对运营商的自由选择权。

03

可是,事实上从央视曝光的问题看,“拒绝、拖延、阻止、妨碍、误导”用户携转的违规行为层出不穷,是他们不知道这样做违规?是无意出现的问题?

当然不是!媒体一曝光、用户向监管部门一投诉,问题立马就解决了。事实上,很多问题都是他们精心设计出来的。

刚刚在线查询“携转资格”,十分钟后“挽留”的电话就来了,电话还没挂,带着期限的免费送流量、送通话时长的短信也来了……

好不容易满足了携转资格,人也到了营业厅了,一会儿要请示领导,一会儿系统坏了,总之你就是办不成……

“转得了,携得快,用得好”,这是监管部门对携号转网的要求,可是在有的地方,连第一条都没做到。携号转网是服务,不是竞争性业务,可是在运营商的实际工作中,可不是这样的。

监管部门明文规定不允许为携转设置专门的考核指标,可事实上,不少基层公司暗地里都为员工下达过一些携转的指标和任务。

据朋友介绍,河南、山东因携号转网问题曝光受到处理的远远不止这28个人,基层还有大量的营业员、店长、渠道主管受到了处理。而且,越在基层的他们,被处理得越重,因为他们是直接责任人。

从我内心来讲,越是基层,他们越是无辜,对他们来说,他们是在执行上级的指令,有的是领导直接要求的,有的是KPI考核无形中逼迫着干的,他们其实没有其他的选择。

KPI是一根无形的指挥棒,领导对员工提这样不切实际的要求,让员工怎么办?他们只好用违规甚至违法的方式去完成这些任务啊。

当然,这些违规行为产生的“效益好”,对员工也会有激励。这就更加强化了这些不合规行为的发生。

处分的决定一出来,业内也有不少叫冤喊屈的声音,总觉得,处理得太重了。客观来讲,单按违规情形来说,处理得确实不轻,但是从违规问题的影响和背后的原因来讲,处理得也是合情合理的,更何况,在非常规情况下,矫枉必须过正。

法国思想家伏尔泰曾说:“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这个时候,再叫冤喊屈无用也无必要。接下来,需要认真做的是反思和整改。

出现问题,员工有员工的责任,领导有领导的责任。但是,员工终归是在领导的指令下工作的,是跟着各级KPI的指挥棒走的。因此,这个反思和检讨,应该至上而下的,唯有此,才会取得真正的效果。

如果哪个领导在检讨书上敢于写上:“被处分时流的泪,都是定KPI时脑子进的水!”才算检讨到位了。

如果还是只将矛头对准下属,动辄说下属学习不够、执行不力,那么他不是在检讨,而是在推责。


Tags: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