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演员生存图鉴:老中青三代演员,KPI如何?

2019年12月22日 | By admin | Filed in: KPI.

都市律政剧《精英律师》终于定档播出了,这是男主角靳东今年播出的首部影视作品,距离上部剧《恋爱先生》过去了将近两年。

这两年影视行业正值寒冬,演员市场受到了蝴蝶效应的剧烈冲击。表演这份如履薄冰的特殊职业,或许用“一九法则”来划定阶层更为贴切。

90%的底层N线小透明沦为社畜,10%的金字塔顶尖的人虽仍活跃在大小屏幕,但风光程度早已不如往昔。

笔者以活跃在剧圈的年轻演员、中生代、老戏骨分为三类主要观察对象,统计了近40位知名演员今年播出且为主演的影视作品,累计近80部。

发现有人是爆款制造机,有人是扑街催化剂,当美妙虚幻的泡沫被戳破,真相浮出水面。众生相勾勒而成的2019年演员生存图鉴,折射出残酷的行业发展规律,也为明年的演员图谱奠定了底色。

老中青三代演员,KPI如何?

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这句话放在娱乐圈再适合不过。层出不穷的选秀偶像、挤破头想考进表演院校的“九千岁”——秉持“成名要趁早”信念的新鲜血液们,站在舞台上享受着粉丝的呼声。

在表演领域,若以年龄为维度划分演员群体,依旧是年轻演员的曝光度最高,其中又以流量型演员为典型代表。

笔者统计了十余位流量花生在今年交出的影视作品成绩,发现Ta们的表现两极分化较明显。

比如豆瓣口碑最低的是郑爽主演的《流淌的美好时光》,和邓伦主演的《封神演义》。口碑最高者分别为赵丽颖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和易烊千玺的《长安十二时辰》、肖战与王一博的《陈情令》。

流量花生主演剧集的收视率前三甲为《知否》《亲爱的,热爱的》《加油,你是最棒的》,对应演员分别是赵丽颖、朱一龙,杨紫、李现和邓伦。其中李现、朱一龙为今年和去年被爆款剧捧红的流量新面孔。

可见,流量花生们虽然选择了年代、刑侦悬疑、青春电竞等各类题材,但大女主古装剧、甜宠偶像剧、男性向古装权谋剧、双男主耽改剧,才是让年轻演员们大放异彩的剧种。角色为演员赋能,不仅能巩固原有地位,还能帮一些人弯道超车。

年轻演员们主演的剧播出平台均为一线卫视和优爱腾芒几大视频网站。除了与演员本身硬实力相关,还与出品方和平台方的绑定有关。

比如,嘉行与湖南卫视签订剧集发行协议,所以杨幂的《筑梦情缘》在湖南卫视播出。杨洋是腾讯视频VIP代言人,所以企鹅影视主控的《全职高手》在腾讯独播。

值得一提的是,年轻演员们除了剧集的主战场,还将触角伸向了电影。表现突出的有“主旋律小生”黄景瑜,和因《少年的你》备受好评的易烊千玺。表现不尽如人意的,如杨紫的《沉默的证人》。

与年轻演员演技参差不齐的状况不同,中生代演员经历了多年磨练,演技成熟稳定,所以Ta们的作品成绩更多的是跟剧集品质挂钩。

家庭剧是最适合当下中生代演员的类型之一,若再融入亲子关系、孩子教育等热议话题,无疑锁定了爆款。今年两部口碑佳作《都挺好》《小欢喜》,由姚晨、郭京飞、黄磊、海清、陶虹等中生代演员挑大梁。

可见,观众看剧并非主要冲着演员,能引发共情的故事才是吸引他们的核心要素。这方面,生活阅历丰富的中生代具有突出优势,这也为选角指明了方向。

底蕴较厚重的古装剧,也是中生代的不错选择。

雷佳音主演的《长安十二时辰》取得豆瓣8.3高分。罗晋的《鹤唳华亭》口碑也不错,朱亚文和汤唯主演的《大明风华》,刚播出就频登热搜。不过,演员能否成功借势,主要还是取决于剧作质量。

另外,有的中生代演员剧集电影两手抓。但普遍来说,剧的成绩优于电影。中生代在不同的艺术载体表现云泥之别,反映了观众群、传播渠道等外因对演员表演成绩的影响。也说明选择最合适自己的表演载体,至关重要。

老戏骨演技炉火纯青,毋庸置疑,有的人还享有国家一级演员的殊荣。

通常来说,老戏骨更多是作为黄金配角为年轻演员主演的剧作保驾护航。可这几年正逢各种特殊时间节点,给Ta们提供了大展拳脚的机会。

年代、战争、历史剧,作为献礼的三大类别,是老戏骨可选择担纲主演的主要范围。陈宝国、秦海璐的《老酒馆》斩获多项大奖,唐国强的《外交风云》有口皆碑。

此外,在《都挺好》里塑造极致父亲“苏大强”的倪大红,摘得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的桂冠,还一跃成为中年流量。

老戏骨们主演的剧,收视口碑双双在线,且多在北京卫视播出,这是剧集调性与平台受众群相匹配的必然选择。

成绩单透露出的演员生态

这份近40位老中青知名演员的2019年表演成绩单,虽没有覆盖全貌,但却是当下部分演员生态的缩影。

从年轻演员层面来看,今年小生比小花作品数量多,一是说明影视剧“一女配二男”的传统模式在一定程度压缩了年轻女演员可选择的作品数量;二是更加反映了女演员面临结婚生子、年龄焦虑等生存困境和事业瓶颈期比年轻男演员更早到来。

不过可喜的是,明年有多部女性群像剧袭来,相对缓解了部分年轻女演员角色同质化的桎梏,也为她们提供了更多的表演机会。

另外,流量花生都面临着新旧更迭的残酷洗牌。这与初代流量寻求转型、重作品质量舍弃数量为潜力小生小花的冒头腾挪出空间,耽改剧、甜宠剧等特殊剧种造星能力强劲,以及粉丝审美喜好转变等方面密切相关。

今年初代流量小生作品数量集体下降,新流量演员崛起,贡献了数量可观的作品,而且后者还帮助一些积压剧重见天日,甚至反输一线卫视。如邓伦的《海棠经雨胭脂透》网播收官,将于明年1月登录浙江卫视。

流量花深陷年龄泥潭更明显,85后花作品数少于90后花,后者正成为剧集市场主力军。

在中生代层面,女演员的生存环境比男演员恶劣。前两年盛行中年男演员主演的大叔萝莉恋。反观中年女演员,婆妈角色是常态,虽偶有霸道御姐和小狼狗的戏码,但也寥寥。

除了表中至今活跃荧屏的中生代女演员,她们饰演的大都为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女性角色。一些早年主演过多部精品剧的中生代女演员们,在今年消失了。

凭借《鸡毛飞上天》斩获白玉兰奖视后的殷桃,今年无影视作品播出。去年因爆款剧《延禧攻略》翻红的秦岚,今年无主演的影视作品,只有一部客串的网剧《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这些女演员放慢表演脚步,主要与没有合适自己的剧本和角色有关。

在老戏骨层面,同样是男性的主演机会多于女性——这归因于赶上了特殊时间节点的天时,主旋律献礼剧的主角一般都为男性,但也容易陷入角色类型同质化的窠臼。

比如去年在《正阳门下小女人》里合作的蒋雯丽和倪大红,到了今年,前者无任何新作,后者愈发活跃。

2020年,谁能突围?

2019年即将画下句点,展望明年,新的一年孕育新的希望,老中青演员们还有哪些“子弹”准备上膛发射呢?

年轻演员中,今年无一部作品播出的初代流量李易峰,明年将有《号手就位》《隐秘而伟大》《我在北京等你》三部题材类型迥异的剧,来势汹汹。多面角色可以凸显演员的表演功底,但也是一大挑战。

杨洋的转型之作《特战荣耀》,特种兵的硬汉角色特质与他本人军人的出生背景无缝贴合,被寄予厚望。日前他还获得了 2019“年度影响力人物”(年度演艺人物)的称号。

肖战的《余生,请多指教》、王一博的《有翡》和《冰雨火》,以及朱一龙的《亲爱的自己》《重启之极海听雷》,都是粉丝疯狂打call的剧。

流量花同样不甘示弱。杨幂有电视剧《暴风眼》《谢谢你医生》和电影《刺杀小说家》三部新作,都市反谍、医疗职场、悬疑动作三大题材,是她转型的新战场。

今年没有影视作品播出的迪丽热巴,明年有三部待播影视剧,除了即将杀青的、跟黄景瑜合作的都市职场剧《爱情高级定制》,还有古装剧《三生三世枕上书》和奇幻电影《日月》。

中生代里,男演员明年存货比女演员多。

有搭档中生代女演员的,比如罗晋和孙俪的《卖房子的人》、郭京飞和佟丽娅的《杠杆》;也有搭档年轻女演员的,如潘粤明和童瑶的《我不是结不了婚》、王凯和江疏影的《孤城闭》、郭京飞和苗苗的《我是余欢水》;还有搭档年轻男演员的,如潘粤明和张一山的《局中人》,王凯、杨烁和董子健的《大江大河2》。

背后出品方为正午阳光、耀客这类知名影视公司,剧作质量有保证,能发挥这些实力派演员的演技。

至于老戏骨,明年秦海璐有《亲爱的,你在哪里》、吴刚有《人民的正义》、陈宝国有《典当行》、张嘉译有《大叔与少年》等电视剧。但除了为数不多的主演剧目,老戏骨们更多的还是在各类剧中当黄金绿叶。

相比藏在幕后的工作人员,演员因在聚光灯下而被大众审视,常常被视为影视剧品质的第一责任人,于是这份看似光鲜的职业从某种意义上被赋予了高危性。

其实,演员就像走钢索的人,要用专业技能达到大众“才能配位”的期待,也肩负着文化传承与输出的重任。周围环境形势益加严峻,Ta们的生存空间变得逼仄。破与立,既是演员内化的选择,也需要外界给予鼓励和支持。


Tags: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