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玩起了KPI:如果是真慈善,又何必假慈悲?

2019年12月1日 | By admin | Filed in: KPI.

水滴筹又一次陷入舆论漩涡。

昨日,梨视频拍客的一段卧底“水滴筹”视频登上微博热搜。这一次,让公众对其的信任度降至冰点。

人们惊讶地发现,互联网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竟然也玩起了KPI:在全国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以推人员,以“志愿者”的身份,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

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每人每月至少35单,末位淘汰……

这个曾经消费我们无数眼泪和爱心的平台,是怎么一步步滑向“逐利”的深渊的?

01

当“爱心”披上KPI

似乎,水滴筹一直在舆论的质疑声中前进。

很早以前,就不断有媒体曝出,水滴筹审核不严、引导下单、代写文案等无下限问题。

此次拍客卧底视频一出,可谓落个实锤。

据《卧底实拍医院扫楼式筹款,审核漏洞多》的报道,水滴筹在全国40个城市招募了大量正式或兼职的筹款顾问,并“志愿者”的面孔出现,疯狂推广业务。

也就是所谓的“地推”。这也是美团、滴滴等常用的商业竞争手段。说白了,就是拼命拉人头,做流量,抢市场。

那么,这些“志愿者”真的是志愿吗?

当然不是,他们的动力于引力。每单最高提成150元,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月入过万,更可怕的还是考核,每月最低35单,末位淘汰。

在这样的萝卜+大棒、高薪+考核的“指挥棒”下,“志愿者”们异常勤勉,不舍昼夜地在医院“扫楼”,挨个病房找患者“下单”,这份努力真的让人“感动”!

在一个拆迁户的病床前,“志愿者”简单问了几句病情后,就帮其定了15万的筹款目标。

至于怎么填写相关说明,“志愿者”基本一手包办,想“如实告知”都没有机会。

于是,一个明明不缺钱的病人,就这样在“志愿者”的殷勤服务下,轻松的筹到了钱。

彼此心照不宣,各取所需。

我就想问一句,你们唱着双簧骗取公众的信任,打着慈善消费公众的爱心,良心疼不疼?

这不是公益,这是诈骗!

02

急于逐利,忘了初心

最可笑的是公司的回应。

11月30日下午,水滴筹在其官方微博发声明称:视频报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严重违反了水滴公司价值观、准则及相关规定,调查清楚后将给以严惩。

言下之意是,我也很气愤,但我什么也不知道。看看,委屈的像个孩子。

我不知道大家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模板化撰写求助故事,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等等,这些诟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说不知道?

那么这些“志愿者”是谁招募的,又是经过了谁的培训上岗的,谁给了他们的KPI,又是谁让他们去借势推销保险的?

是爱?是责任?还是公司的萝卜加大棒?

成立于2016年4月的水滴公司,最早从互助保障切入,后来发现,没有大量平台会员的支撑,这游戏根本玩不下去。于是紧急转型,启动了水滴筹项目。

不收取任何手续费,筹款所得资金全部归筹款人,且需承担用户提现时收取的手续费,不能不说,那时的水滴筹,真的是那些遭遇困境中的人们最后一线希望。也切实帮助了很多濒临绝望的家庭。

虽然水滴筹不挣钱,但依靠巨大的流量红利,水滴筹有样学样,复制轻松筹的模式,申请了保险经纪牌照,正式进军保险业。

两年的时间,“水滴保”先后完成三轮融资,推出80余款保险产品,圈粉1200万,单月新增签单保费规模超过7亿元。

只可惜,这样亮眼的成绩单,是靠吃患者的“人血馒头”换来的,是靠消费整个社会的同情心换来的。

正是依靠水滴筹“地推”形成的场景和流量,来为“水滴保”导流,因为在筹款完成后,再给患者推荐医疗保险,成功率通常都比较高。

这并不可耻。可耻的是为了获取流量,对筹款人不作筛选,不设门槛,只凭一张医院确诊报告即可,甚至主动为患者家属“出谋划策”,不断挑战民众心理底线。生生把一个爱心平台做成了一个“骗捐”平台,真是令人悲哀。

当初心不在,爱就没了方向。

03

如果真慈善,就不要假慈悲

如果说医院是检验人性的地方,那么,网络救助就是检验一家公司社会良知的照妖镜。

可能很多人会说,众筹平台们归根究底是互联网公司,而不是慈善组织,它也需要活着。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无论如何,都不能披着公益援助的外衣,干着假慈悲真缺德的事。

缺德,不是在于你帮助了多少人,而是要看你害了多少人。

因为1次“诈捐”事件被曝出,就会伤害1000个人的信任,就会有10000个人的求救发不出声。

一旦公平的求助机制失去信任,受到伤害的并不仅仅是捐赠者,而恰恰是那些走到山穷水尽真正需要救助的可怜人!

这种“走别人的路让人无路可走”的劣币驱逐,不是“谋杀”又是什么?

水滴筹平台官网显示,已为患者筹到200多亿救命钱。这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会不会该救助的没能救助,不该救助的却从中致了富?

此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一个脑出血,开口就要募捐100万,还说自己是不懂所以随手填了一个最高金额。家里有房有车,还刚买了两部华为P30,敢情是自己的钱是钱,别人的钱是纸?

而上个月北京法院刚刚才宣判了一起水滴筹“骗捐”的案例,被告人莫某因幼子重症,向水滴筹发起40万元的筹款,孩子去世的第5天,莫先生的妻子许女士向水滴筹公司举报:

“孩子父亲是拆迁户,家里有房,还有店面,水滴筹的钱基本没用。”

如果不是夫妻反目愤而举报,谁能想到我们的爱心捐款其实是喂了狗?

我不知道,如此下去,我们的信任余额还能剩多少。

在经历一系列危机事件之后,相信水滴筹能够真正的痛定思痛,找回初心,而不仅仅是一纸公告之后,仍然像之前一样我行我素,不管不顾。

毕竟,在当前社会救助机制乏力、爱心捐款难以监管的大环境下,众筹平台是老百姓能够想到的也最容易得到帮助的唯一机会,也是最后一丝希望。

最后我想说,监督和鞭鞑是为了明天更好,为了处在黑暗中的人能看到光明。我们愿意,再给水滴筹一点时间。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衷心希望,众筹不再是假慈善,而是真慈悲。


Tags: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