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KPI、每人发钱200万、福利好到炸、它称霸了世界20年

2019年11月27日 | By admin | Filed in: KPI.

编辑搜图

作者:金士马

最近经常看到员工与雇主关系的话题刷上热搜,不禁想聊聊有这么一家公司:

上下班不用打卡,没有KPI考核;只要把工作完成,上不上班自己决定;员工一人工作,全家医保;即便是刚入职的员工,有私事也可以带薪请假;若家里有人生病(重病),还可以享受六个月的带薪假;员工出差,也不用急着回去工作,只要有时间,还可以顺便来个“附赠旅行”;

说到这你可能会说我在扯淡,哪有这样的公司?公司这么搞难道不会乱套吗?

大家都一样,外界一直各种不看好这家公司的无为而治,还预测这家公司迟早要被自己作死,很长时间都有人看衰这家公司。

但是人家就这样无组织无纪律活了30年,不仅没死,还活得比谁都好。

每年营收稳稳超过60亿美金,员工人均创造收入竟高达100万美元,坚持不上市、不融资、不贷款,生生把自己活成世界500强中的常客。

比如《洛杉矶时报》一名记者,曾对这家公司的管理方式发出警告:“你们现在可以这样管,等做到2亿美元就不行了。”

但是后来,这家公司做到了2亿美元,这位财经记者发现他们还这样管理,又改口警告:这种方式一定做不到10亿美元!

直到这家每年营收突破65亿美元,记者只好感叹道,全世界都找不到这样做生意的人。

这家无为而治的公司,说来你也熟悉,快看看自己的办公桌上、包里、电脑旁边,甚至主机箱里,是不是也有他家的产品——金士顿U盘、内存卡、内存条。

我办公桌上就放着两个金士顿U盘,用了四五年都没换过:

编辑搜图

编辑搜图

无为而治的两个闲人

话说这个金士顿的由来啊,是源于一场美国的股票崩盘。

这还是40年前的故事,有个叫杜纪川的中年人偶然间认识了一个硬件工程师。

工程师告诉杜纪川,公司做一块电脑主机板成本200美元,售价却高达2000美元,而且根本不愁卖,赚钱效应实在惊人。学工科出身,又在地产销售中有了销售自信的杜纪川从中听出商机:不如我们也来干这样的生意,你来设计主板,我来负责销售。

1982年,二人同时辞职,在杜纪川家里的车库创办了专门做服务器内存的公司:Camintonn。

因为赶上了美国计算机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他们的生意出奇的好,常常是产品还没出来,人家就已把货款交到他们手上。

1984年,杜纪川,孙大卫,靠销售服务器内存双双成为百万富翁。觉得钱也赚够了,干脆把公司一卖,把钱交给股票经纪人打理,自己则无忧无虑过着退休生活,当时的孙大卫才33岁,杜纪川也不过44岁。

编辑搜图

左:杜纪川 右:孙大卫

万万没想到,退休的日子过了三年,1987年10月17日,美国股市在屡创新高后突然崩盘。道指一天跌幅高达22.6%,很多股票从上百块跌到几块钱。

几小时内,美国股票总市值蒸发5000亿美元,相当于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8,很多投资者输掉了全部身家。

杜纪川和孙大卫投入股市的钱全部赔光。

但是生活要继续,没钱了怎么办,没想到杜纪川家的“魔法车库”中居然还有2000美金。

于是杜纪川与孙大卫又在车库里东山再起,这次他们盯上了PC的风口,把重心放在计算机内存业务。

杜纪川在之后的采访中一直都强调金士顿的诞生日,是1987年10月17日这一天:这个让他们一天之间失去所有财富,陷入人生空前黑暗的日子。

他说,灾难都是带着礼物来的,没有那次股灾,就没有今天的金士顿。

但是金士顿成立的前两年他们似乎没有之前那么顺利,杜纪川常为了营运资金及订单到处奔波,借钱时碰钉子,是常有的事。

金士顿为了帮助不同的电脑产商组装内存模块,需要大量购入内存颗粒(DRAM)。

但是当时的主流美、日的半导体大厂对小企业不屑一顾,拒绝为其供货。正当两人进退维谷,刚刚杀进美国的“三星”向他们伸出援手,并把金士顿列为首选合作伙伴。

经过一番合作打拼,金士顿终于在业界占据了领导地位,三星也成为DRAM一线大厂,这时日本一些DARM大厂纷纷上门寻求给金士顿供货的机会,但是金士顿不买账,理由是:三星当时给了我们忠诚,所以三星总是我们的第一选择。

后来,由于三星已无法独立满足金士顿的需求后,金士顿才开始转向其他企业采购内存颗粒。

编辑搜图

金士顿标识的改变

编辑搜图

从孙正义身上“拔毛”?

要我说,不管是对客户、供应商,还是员工。杜纪川和孙大卫的这一系列行动,是真的“重感情”。

比如,DRAM供应商投资巨大,通常是7×24小时满负荷生产才能快速摊薄成本。

所以缺货的时候,产能是加不上去的。因为生产周期要3个月时间,产出后即使市场供过于求也得卖掉,这经常导致价格暴跌。

其它客户都是在市场低迷时使劲压价,而金士顿在那时总是给出比其它家高很多的买价,是为了让芯片厂少亏点。

反过来,在内存缺货时,供应商也会优先照顾金士顿,金士顿的拿价会比其他厂低。

这是什么,是不是全靠多年情分。

编辑搜图

1992年,金士顿被媒体评选为全美成长最迅速的私营企业;1995年,金士顿凭借13亿美元的营收成为全球第一大DRAM(动态随机存储卡存)公司,成功跻身“十亿美金俱乐部” 。

为纪念这一成绩,金士顿还在《华尔街日报》等媒体以“衷心感谢!”为题刊登巨幅广告,致谢供货商和代理商,并列出了每位公司员工的姓名。注意,是每位员工。

据说两位创始人最不爱听的就是商学院的管理“歪理”,什么管理者一定要心狠,你是来做生意的不是来做慈善的云云。

听说员工有困难了,杜纪川通常二话不说,塞个几百几千美元进员工口袋,不够的再说。

有人说他们这一番做派,简直就是拿钱不当回事,说对了,还真就拿钱不当回事。

更绝的还在后面,1996年,杜纪川和孙大卫又萌生了退意(他俩还真是不爱干活)。

孙正义的软银以14.5亿美元收购金士顿,可最后交账的时候就拿出11.7亿,资金有些紧,剩下3.3亿,希望能缓缓。

杜纪川和孙大卫一商量,表示差的 3.3亿美元,我们不要了!

不仅3.3亿美元不要了,还拿出1亿美元分给员工们,当年每人分到的钱不低于200万人民币当时引发也业界的极大震撼。

而比这更传奇的还在后头呢,后来日本软银对存储行业没兴趣了,要出售金士顿,孙正义主动找到杜孙二人,硬要以4.5亿美元卖还给他们。

就算扣去那3亿美元的人情,他们还倒赚了孙正义6亿多美元。

编辑搜图

最后他们被评为“全世界对孙正义最大方,也从孙正义手中赚钱最狠的人。” 能从孙正义那赚到钱有多难,大家应该知道的。

而这一次的投资,后来被称为孙正义历史上最失败的投资之一。

编辑搜图

高手都是长期主义者

有人说,杜纪川和孙大卫这样做的目的,是因为他们不着眼于现在,都是“长期主义者”。

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一位泰国客户破产了,杜纪川脑海中回想起自己当年破产的情形,决定继续给这位客户供货。

理由很简单——“我之前和他做生意累计赚了2000万,就算这次被他坑200万,我还是赚1800万。”

后来,这个客户条件改善,还清所有货款,还持续跟金士顿做了很多生意。

而且,金士顿一直是私人公司,两位老板说我们不缺钱也不上市,甚至也不向银行借钱(估计看到这老干妈陶华碧也会点个赞)。

而就是这种“长期主义”,让金士顿在市场中有着“可怕的垄断地位”。

根据DRAMeXchange发布的最新数据,金士顿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内存条厂商,2018年产品收入达119.54亿美元。

编辑搜图

可能有大家对于这个数字没什么概念,毕竟内存厂商多如牛毛,虽说全球最大但是也不见得能到什么程度,那么下面这个数据就非常非常直观了,金士顿的份额占据了全球内存市场72.17%。

排名第二的美商世迈(SMART Modular),份额仅为5.07%,年收入8.39亿美元。

除了金士顿之外其余九家的市场份额合计也只有21.3%,还不到金士顿的三分之一。

而且金士顿已经在内存领域称霸整整十六年了,有人估计未来5-10年,品牌内存还是以金士顿马首是瞻。单独从内存品牌的市场争夺来看,其他品牌毫无胜算。

如果想打败金士顿,只有靠技术革新,就像打败移动飞信的不是联通或电信,而是微信。但是很遗憾,现在能进行量产打败金士顿的厂家,还没出现。

后来,人们总结出金士顿成功秘笈——信奉长期主义,对外不是只顾眼前的利益,而是更看重要长期的合作;对内则深谙人性,相信“长期陪伴自己的老伙计”。

金士顿内部和硅谷一样强调扁平化,去KPI,金士顿推行儒家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但却没有许多东方国度的企业,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

正因如此,现今不管是金士顿的合作商还是员工,大多数是合作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伙计”了。在这个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时代,还真是一股清流。

行业变迁,公司发展,投资成败!

离不开宏观环境的潮起潮落!

2019财经头条全球经济学家年会,

从宏观趋势到行业兴衰,

从投资策略到资产分化,

30位著名经济学家解析2020中国对策!

报名参会!

财经头条经济学家年会报名链接http://www.huodongxing.com/event/9511391104400?coupon=JZ0q4R2

更多嘉宾与议程精彩信息,

咨询早餐官方微信:17717324202

你想要的我们都有!


Tags: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