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推股权激励计划,谁曾想CEO也会“被KPI”

2021年3月15日 | By admin | Filed in: KPI.

身为打工人,你一定清楚被KPI支配的恐惧,所以无时无刻不妄想着自己能够坐上CEO的位子,翻身做主,但事实上你有所不知,就算CEO也存在“被KPI”的可能。

3月9日,理想汽车公布了一项针对CEO李想的股权激励计划,按照计划,每当理想的交付量达到一定数量时,创始人李想才能得到相应的“奖励”,反之则否。听上去像极了在2018年初马斯克所公布的股权激励制度,只不过特斯拉的兑付前提是以市值增长为目标,而理想则是以交付量为标准,只不过马斯克是被利益所驱使,而李想很大概率是被美团方面所“鞭策”。

话说回来,其实类似针对CEO实施激励的案例很普遍,尤其是对于科技型创业公司,因为他们想把“带头人”和这家公司绑定起来,希望公司着眼长远、把握大势。正如理想汽车在公告中表示,“CEO期权激励计划的目标设置与公司长期战略和股东利益相一致,将确保李想未来10年继续带领理想汽车成为行业领先的智能电动车企业”。

大家一定听过这句话,“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所以笔者很能理解理想或者是美团,哪怕李想本人的这种“化压力为动力”的心情。但想必大家同样明白“物极必反”的道理。毕竟,连续12个月内交付车辆总数超过50、100、150、200、250乃至300万辆的“小目标”无论是对于理想汽车还是李想本人,难度系数都不低。

卖得越多拿的越多

正如上文所述,理想汽车宣布公司董事会和董事会薪酬委员会于2021年3月8日正式通过了2021年最新股权激励计划,根据该计划,理想汽车最多可能将发行108557400股B类普通股。

从具体内容来看,理想汽车董事会及薪酬委员会已批准向公司董事会主席兼公司CEO李想授予购买108557400股B类普通股的选择权,期权的行权价格为每股14.63美元或每股美国存托股份(ADS)29.26美元,该价格与授出日期(3月8日)前30个交易日公司ADS平均收盘价相等。

不过,为了更好地协调公司的长期战略和股东的最佳利益,行使上述期权是有前提的,需要达到相应的交付量才可以。

也就是说,一旦理想汽车在连续12个月内交付车辆总数超过50万辆,李想本人将解锁第一批期权,获得18092900股权;当公司在连续12个月内交付的车辆总数分别超过100万辆、150万辆、200万辆、250万辆和300万辆时,他将分别获得第二批至第六批同等数目的股权。

综合来看,李想若想要拿到对应的期权奖励,尤其是第五批和第六批并不容易。也正因如此,能看得出理想呼之欲出的野心,不然就不会在2月22日发布的内部信里坦言自己“2025年的战略计划”,即:预计2030年达到60%的乘用车新车销售占比,中国的占比还会更高,同时,计划在2025年占领20%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

“2025年,20%的市场份额”是什么概念?换句话说,理想汽车要交出160万辆的销量成绩才能换来这20%的份额。有意思的是如果真能如愿以偿,李想便顺利解锁“前两个关卡”,获得相应的期权奖励。但问题是能如愿以偿吗?不好说。

从2020 年第四季度财报来看,2020年第四季度公司交付了14464辆理想ONE,2020年全年交付量为32624辆理想ONE,与其2025年160万辆的交付目标相比,相差甚远。况且,目前理想在江苏常州的工厂一期设计产能为10万辆,二期设计产能为20万辆。产能也是理想实现“小目标”的羁绊。

理想与特斯拉有本质区别

3月9日,知名法商数据公司理脉发布了一份《科创板上市公司股权激励数据分析报告》。

根据报告显示,自2019年第三季度起,公告的股权激励计划数量逐季度上升。截至2020年12月31日,在215家科创板挂牌公司中,共有67家推出70个股权激励计划,股权激励广度达到31.16%,远高于同期沪深两市其他板块股权激励计划占新上市公司的比例。

其中民营企业占比超过了8成,激励对象人数占上市公司总人数的比重平均值为23.62%,更有5家企业激励人员比重超过了90%。甚至你此时此刻随便在百度搜索引擎上输入“股权激励”,就有超过258000篇相关的文章和超过100000000个相关结果出现在你面前。

可见,无论是为了吸引人才还是为了促进发展,“股权激励”早已是上市公司最常用的手法。

早在2018年3月马斯克就制定过类似的激励政策。其股权授予的前提是在未来10年内带领公司将市值提升12倍,1000亿美元为起始点,市值每增加500亿美元,马斯克就能获得1次期权奖励,奖励共分成12期兑现。同时按照规定,在此期间马斯克不会得到其他任何形式的薪酬。

以现在来看,马斯克固然是可以如期兑现,况且在2020年年内,马斯克已经连续解锁了4笔股权激励。但放在当时,也就是3年前,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何等的勇气才让马斯克有这般底气。

与其说是“有志之人志不移”,倒不如说是“置死地而后生”,因此理想也产生出了效仿的念头。但笔者以为,理想和特斯拉有本质上的区别。

很早之前笔者在与朋友闲聊时谈到“如果有30-40万,你会买特斯拉还是买理想、蔚来、小鹏”,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是特斯拉”。追问其原因才得知,在很多人心里,“特斯拉就是科技的标杆”,注意,笔者说的不是技术是科技。

就好比苹果公司,很多手机、电脑厂商在产品的一些性能方面表现甚至都优于它,但是它恰恰又是同行跟风、相比的标杆,特斯拉亦是如此。或许二者都拥有着一个科技英雄的人设,又或许它们都在自身行业产生过前所未有的影响。反观理想,其品牌价值并没有那么凸显,但恰恰高端市场缺的就是信仰加成。

不仅如此,近些年新能源汽车利好政策频出,为新能源汽车产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和空间。但理想汽车旗下的理想ONE归根结底就是一辆搭载着1.2T三缸引擎的“燃油车”,它之所以能缓解里程焦虑只不过是通过技术手段“钻了漏”,不然理想不会拿不了北京市的新能源指标。更别说将来充电桩全面普及,理想“独有”的增程路子很可能越走越窄。


Tags: , , ,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