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半糖》总编剧:吻戏不是KPI,甜宠剧的吻戏也是自然流露

2020年10月30日 | By admin | Filed in: KPI.

  作者 / 宛其

  “看完这部剧好想谈恋爱呀!”

  《半是蜜糖半是伤》的总编剧王文通掏出手机,给我们读了一条男性朋友发来的微信。

  其实,收到这类的评论,对于一部甜宠剧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在网络上,点开与剧相关的内容,到处都是“撒糖”“甜度爆表”“想谈恋爱了”等词汇。观众把这种观剧行为称之为“嗑糖”。或许,现实太苦,人们只能在虚幻的世界里寻求甜味。

  《半是蜜糖半是伤》终于迎来了大结局,袁帅和江君在最后领了结婚证,并开始讨论孩子该取什么名字,把糖撒到顶点。

  

  在这部播放量和口碑均获得不错成绩的甜宠剧中,无数人在里面找糖磕,但很少人知道,这部甜宠剧背后的操刀者,竟然是一位96年出生的男编剧。

  在这个深秋,我们与这位年轻编剧进行了深入的交谈,不仅了解到,他是如何和工作室小伙伴创作剧中的甜蜜细节,也意外地发现他原来是从一位理工科男跨行做专职编剧的。

  

  年轻人在用“吃糖”抵抗这个世界

  王文通的团队非常渴望接一部现代戏。

  当金禾影视抛来《半是蜜糖半是伤》这个橄榄枝,王文通的团队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一方面是因为之前操作的都是古装戏,团队很希望在其他剧目类型上拓展,再者,之前和金禾影视有过一次合作,这次项目进展的很顺利。

  关于整个创作过程,王文通回想了一下,说:“大概只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吧。“

  与现代剧的第一次触电,王文通和他的团队就稳固地站在甜宠剧的工业链条上,并且表现得还不错。

  《半是蜜糖半是伤》这部剧被豆瓣小组发起了4千多条的讨论,从演员到剧情,各个维度地展开分析,播出期间,也经常被爱奇艺推到热剧榜的榜首。对于这样高热度的反响,王文通连用了两个“忐忑”来表达。

  甜宠剧有一个规律,一到吻戏播放量就会蹭蹭地往上涨。编剧就像那个躲在屏幕后面,掌控着观众喜怒哀乐的上帝,在甜宠的世界里,吻戏成为刺激观众肾上腺上升的一个重要武器,他们挥动着手中的笔,有节奏地调度着观众的观剧情绪。

  外界有这样一种声音,甜宠剧只要接吻就行,甚至猜测,吻戏已经成为编剧创作的KPI了。

  对此,王文通很淡定,思路很清晰地分析道:“在《蜜糖》这部剧里,我们在第一集安排吻戏,是为了确立整个剧作为偶像剧的风格,功能性比较强。而到了第十八集的吻戏,则是男女主角情感的自然流露。”这部剧的吻戏不算多,却也足够甜蜜。演员们在剧中上演拥抱、告白,接吻,每个甜蜜的时刻都能瞬间击中屏幕前的男男女女,他们雀跃不已,好似被一种巨大的幸福包围。

  

  除去吻戏,剧里面的CP组合,也是观众能够磕糖的重要来源。《蜜糖》这部剧穿插了“袁味糖江CP“、“莉李在目CP”等,粉丝都能从角色的互动中找到糖。

  “剧里面主要有五条情感线,但我比较喜欢袁帅和江君这条线。”王文通说,我还是比较喜欢轻松的东西。

  在现实世界中,很多东西需要付出努力才能得到,包括恋爱和完美的恋爱对象。大多数人更加倾向于接受轻松,想要即刻拥有,他们每次只需要尝一口五颜六色的硬糖,就心满意足。

  百度词条是这样解释的,“甜”是糖和蜜的味道,与“苦”相反。

  据悉,今年已播出的甜宠剧至少有38部。现实世界的男男女女把自己的情感需求和归属,寄托在一部部的甜宠剧里。

  当这个世界汇聚了无数个吃糖的人,于是,有了造糖者。

  

  编剧也是一种产品经理

  观众期待的到底是什么?

  谈到具体创作,王文通明显话多了起来,他说:“当接到一本原著的时候,我们会先去微博、豆瓣搜集粉丝对这本书的看法或者书评,只有知道粉丝为什么喜欢这本书,才知道哪些东西可以调整的,哪些东西是原著的灵魂,是不能动的。”

  除了已经播出的这个版本,王文通和他的团队还写过另一个完全不同风格的剧本。早期的版本,偏重职场戏,这部分也更为专业。但是考虑到不是所有人都能特别理解,同时也会冲淡整部剧轻松、偶像剧的基调。无论是制片方,导演还是王文通团队都选择转换风格。

  “第一版剧本,很多女生反馈,看到职场部分就想快进。”现在观众看到的版本,就是基于这样的发现。王文通解释,我们的定位是职场戏为情感去服务。

  

  把影视作品当做一个产品去打磨,已经成为编剧创作中必不可少的环节,毕竟,这个作品最后是要交付给观众的。

  在第三集中,袁帅发现江君来大姨妈,很自然地把自己的外套给江君寄上,还去便利店买卫生巾和红糖水。这个细节,被不少女性观众捕捉到后感动不已,都表示好想要这样一个男朋友。这种剧情处理,想必也是通过细致观察和认真研究目标受众得出来的。

  当谈到这部剧的创作理念时,王文通笑着,很直白地说:“我是个非常务实的人。”

  善于总结,注重逻辑,是王文通给我们最强烈的感受。当得知他是理科生时,更加印证了我们的想法。他就像一个针线手艺人,雕琢作品的每一步都有迹可循。

  关于吻戏与甜宠剧的关系,他很明确的说:“吻戏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水到渠成才会更动人。工作室小伙伴讨论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大家会异口同声的说,他们感受到了。”

  

  但对于自己的个性,他又显露出这个年龄阶段的特质。剧中有一些比较出圈的喜剧元素,他解释,可能跟我们的编剧都是沙雕有关吧。

  而关于团队其他人平日看剧的喜好,他说,仙侠、二次元、小甜剧各种类型的故事都会去看,这也便于大家适应各种项目的创作。而对于自己的喜好,他却用“传统”来形容,“受妈妈的影响,喜欢跟她看《正阳门下小女人》之类的。”“沙雕”和“传统”这两种毫不相关的特质竟聚集到一个人身上,他还在做甜宠剧。

  谈到《蜜糖》这部剧的创作历程,他显然又有自己的把控和调度。

  《蜜糖》原著其实更偏向于职场,受众年龄段相对而言比较大,而改编后的受众年龄层定位要更低一些。“我们就放大男女主角初相遇的过程,前30集的情感关系都是原著中基本没有的。”对于影视剧中校园剧情部分,他坦言,是让观众更相信袁帅对江君的“十年暗恋”。

  王文通用造房子的比喻来讲述原著改编与原创剧本的差别,:“一个是已经搭好地基的房子,一个是平地起高楼,前者更省力,但限制较多,后者更自由,但需要下很大的功夫。”

  在交谈过程中,他把古装戏的创作形容是一个“造梦”的过程。但作为一个创作者,甜宠剧也是一个造梦的过程。这一次,他在给磕糖的观众建造一个香甜的美梦。

  

  一个96年学人工智能的编剧

  很少人会想到,王文通才24岁,大学本科专业学的是人工智能。

  “大二开始写的第一部剧本,到现在五年了。”王文通总结自己的编剧生涯。

  在这五年时间里,他从一个学生变成一个专业编剧,并组建了工作室。“工作室的小伙伴都是在网上认识的,因为兴趣爱好聚在了一起。他们最初并不是我现实中的朋友,全都是我的网友。”目前王文通的工作室有5个人,只有他一个男生,其他的都是90年左右的女生。

  对于自己所学专业和从事的编剧职业大相径庭,他表示,在职业上没有什么阻力,爸妈也很理解。或许,家庭教育给到足够多的自由,让王文通在从事编剧这个行业上没有受其他因素干扰。

  

  而当初因为爱好相聚到一起的小伙伴,在过了几年之后,有的从工作室离开了,有的从事其他行业了,而一直留在这里的,都已经成为了像家人一样的合作搭档。

  “我做这一行还算是比较顺利的。”最开始做自己的原创项目,投稿之后被一个制片公司看中,第一次投资很快就达成了。在这之前,也就给杂志写文章,也出一些青春类的图书。

  刚上大学的时候,班主任就问他,以后想好做什么了吗。他说,先走着,走到碰壁的时候,再去做抉择。大二做完第一个剧,王文通确定,自己要走编剧这条路了。

  而对于自己的是天赋型选手还是学习型选手,王文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学习型。

  他总结自己能够走到今天主要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刚入行的时候,正好是互联网影视行业的风口,门槛低,只要有一定的写作经验就可以入行;另一个因素就是,还是新人阶段刚好能接到很多项目,可以在项目中不断试错。而他把这两次能够把握住机会,是得益于他的学习能力,从每个项目中总结规律,发现问题。

  “我现在回想之前的剧,每一部的学习和进步都非常大。”这两个风口,把他带到编剧这个行业,而学习能力,则是让他留在了这个行业,并开始有所成绩。

  看似年纪轻轻就能操作很多项目,但其实,王文通在平顺的编剧道路上也有过心酸往事。

  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王文通最开始也都是在用本能试探这个行业的深浅。19岁的时候,因为制片方拖欠团队的稿费,他一个人坐火车到北京,找制片方理论。他从早上开始,一直跟制片方争论到晚上9点,最后制片人烦了,告诉他只要他认错,就把稿费还给他——那批稿费里没有他的,但他还是没骨气地道了歉,王文通用“能屈能伸”来形容自己。

  如果在刚开始进入一个行业,就已经把可能犯的错都尝试了,日后,碰上合适的时机,相信职业生涯就会很快驶入快车道。

  拿到稿费之后,他准备坐地铁回学校。但因为当天晚上有国庆阅兵演习,整个长安街全封了,地铁也全停了。晚上10点多,王文通一个人从二环走到四环才搭到车。后来,他听工作室的小伙伴说,“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觉得你很靠谱,愿意跟你一起做下去。”

  王文通说他在这个行业没有偶像,但对于自己职业上的期许,他说想做一部让大家都会看的剧,很多年后都会去看的剧。


Tags: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