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剧里的那些工具人,如何收割来自观众的KPI

2020年10月4日 | By admin | Filed in: KPI.

  作者/尔尔

  编辑/太子

  有没有观众和网娱君一样,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情绪被影视剧中的“工具人”支配了?

  不少剧中正上演这样的内容:一些角色为推动剧情而肩负重任,他们毫无缘由、尽最大可能为主角带来各种阻碍,只为将矛盾激化至巅峰时刻。

  而细细看来,他们的身上却没有合理的动机,生来仿佛只为给人添堵。在粗略的人物性格塑造下,逐渐成了影视剧中的“工具人”。

  

  正如那些被侵害的主角一样,观众也正在被这些“工具人”绑架。

  近期看剧都有过这样的“至暗”时刻:

  “这个角色太迷惑了”

  “气死我了,想手撕这个角色”

  “他就是纯坏”……

  信不信,他们的KPI都是你贡献的?

  

  “工具人”统领2020影视剧

  当“工具人”这个词汇出现在网络上,影视剧便首先解锁了这个群体。

  单单最近半年,影视剧“工具人”就层出不穷,他们形象上可以千姿百态,而内涵上则千篇一律。

  1. 出轨工具人——林有有

  林有有是今年夏天最令观众感到愤怒的“小三”角色。在《三十而已》中,林有有对许幻山一见钟情,为其辞去工作背井离乡,即便背负着骂名也要执着地搞上一段地下恋,插足顾佳和许幻山的婚姻生活。

  

  虽然林有有的行为上演了一出“茶艺”,但这个角色没有生平背景、情感走向的铺垫,空降出来只为推动顾佳和许幻山的离婚桥段,“工具人”无疑。

  2. 坏人工具人——昊辰

  昊辰在《琉璃》中作恶多端,已经到了无脑的地步。作为在凡间隐去身份的天帝,昊辰这个角色无论是在人间还是天界,都打着“为了三届“的幌子,满足占有女主璇玑的私欲。即便嫁祸于男主禹司凤、祸害无辜百姓也在所不惜。

  

  在这个角色身上,一句“被情感冲昏头脑”难以为他做出的种种坏事作为人物动机,而这种一坏到底的属性,在结局幡然醒悟的情节中,显得更为刻意。为男女主的情感路使绊子,昊辰是最大的工具人。

  3. 疯子工具人——陈婷

  《以家人之名》中,陈婷因女儿意外去世而情绪崩溃,后抛弃凌和平、凌霄父子,远赴海外再婚生女,却在回国后不断道德绑架凌霄,生病后更将凌霄绑在身边,噩梦一般时刻左右凌霄的生活。

  

  陈婷宛如疯子一般的行为,使这个角色在剧中一旦露脸便令观众感到恐怖。虽然陈婷在前期由于女儿去世的抑郁促使她情绪宣泄,但后期一味破坏儿子的生活,则显得莫名其妙。发疯,是陈婷作为工具人最大的保护色。

  4、渣男工具人——刘洋

  《亲爱的自己》中,刘洋集万千渣男体质于一身:妈宝、贬低女性、家暴、出轨,在婚姻里不仅不维护妻子张芝芝,还不断在身心上伤害她。

  

  刘洋前期如同无恶不作的渣男,将一名女性和一段婚姻的生活搞得鸡飞狗跳,最终却在失业后了解妻子的不易,转换成贴心丈夫。前后对比使刘洋成为婚姻中的棋子,强情节和大矛盾均只为凸显渣男之恶。

  5、爱情工具人——程子谦

  程子谦在《我,喜欢你》中担任着深情男二号的角色,成为男主角路晋最大的爱情对手。而在路晋和顾胜男逐步稳定的情感线中,程子谦一边使出趁虚而入的手段,一边又在表白失败后选择出国留学远走高飞——虽然他刚刚留学回来。

  

  这个角色塑造之单薄,在剧中成为了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过客,虽然行使着深情男二号的职责,却只在关键时刻有所表现,并虚晃一枪迅速下线。他的出现,仿佛只是为了凑剧情而生。

  

  工具人:收割来自观众的KPI

  其实,早在林有有出现时,观众辨别影视剧“工具人”的意识已经觉醒。

  当林有有被许幻山多次拒绝而仍然坚持,这种坚持让不少观众倍感迷惑:林有有究竟看上许幻山哪一点?为什么她在前期死死抓住许幻山不放,最终却快刀斩乱麻?

  《三十而已》播出后,林有有作为“出轨工具人”也激发了观众的不满:这样的角色毫无人物动机,没有行事逻辑,创作上的敷衍和漏洞一目了然。

  

  但另一边,“工具人”们正在收割观众贡献的巨大热度。当下的剧作中,强情节和大矛盾往往更能够得到观众的注意力。这也是影视剧“工具人”层出不穷的原因。

  正如《三十而已》中林有有从出场便使出“绿茶”手段,贡献了与已婚男同吃冰淇淋、卖惨式表白已婚男等名场面,遭到观众的强烈指责,大量相关热门话题也随之产生。

  在昊辰、陈婷、刘洋等角色上,也可以窥见这样的走红轨迹。

  在《琉璃》播出时,昊辰返回天界,以柏麟帝君身份亮相时,#昊辰卷土重来#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榜第一;《以家人之名》中陈婷的恐怖助其带着#陈婷太吓人了#、#凌霄被陈婷气到拍桌子#等话题讨论度飙升;刘洋在《亲爱的自己》中的情节,观众只在热搜上便可以追完全程。

  

  显然,这些“工具人”的最终宿命,均是观众一直在等待他们得到应有的奖惩。各式各样踩在观众情绪爆点的行为举止、引发讨论度飙升,以完成他们的话题、热度KPI。

  而对于演员来说,如此“黑红”也是一种出圈的方式。借着角色带来的红利,他们有更多的话题度和关注度,演艺事业也有所提升。

  例如饰演林有有的张月,在角色走红之后登上湖南卫视818晚会的舞台,还参加多档综艺节目如《跨界歌王》《演员请就位》;饰演昊辰的刘学义,凭借一则《琉璃》剧组“沙雕”爬山视频,体现出与角色的反差萌,深受观众喜爱。

  

  

  玩梗之后,“工具人”们何去何从?

  与曾经被万人唾弃、全网暴力的境遇不同,如今的“工具人”在被观众拎出来大肆讨论的同时,理智的声音也正在浮出水面。

  在角色上,大量观众虽对于“工具人”激化矛盾的行为感到愤怒,但也在积极深入研究其背后的人物性格、剧情逻辑。

  一旦找到这些角色被赋予“工具人”符号的证据,观众便抽离当下的负面情绪,转向剧作角度来探讨故事走向。

  同时,观众对于剧情和人物塑造要求也更高了,对于人物性格不够丰满的“工具人”,观众虽热烈讨论一时,但在意识到被粗糙的创作敷衍后,也表现出不满,鲜少再出现二极管思维。

  在演员身上,理中客的声量,与一边倒的骂声,正在形成一种中和局面。

  林有有出圈后,张月一度被骂到关闭微博评论,此时也涌现出不少冷静的网友,呼吁角色和演员需要分开对待,针对演员遭受的网络暴力,理中客们正在竭力抵制这种不公平的行为。

  

  对于剧作和人物塑造,观众的态度愈发理智、冷静,没有人物动机和行事逻辑的“工具人”虽然能博得热度,但观众已经越来越难以买账。

  愿在之后的剧作里,创作者不要用没有灵魂的“工具人”再绑架观众。KPI易完成,口碑难以挽回。


Tags: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