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教师被KPI压成了“大sales”

2020年9月24日 | By admin | Filed in: KPI.

投稿来源:懂懂笔记

​暑假一过,家住中山的李女士便为升入小学五年级的孩子报读了语文、英语在线辅导班。由于疫情的原因,她现在还是认为在线辅导班比线下课辅机构更加安全便捷。

不过,在线教育的赛道上已经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参赛选手”,当在线教育机构烧钱投广告,在开学后纷纷拉响十亿百亿营销大战时,机构的从业教师角色也在发生重大变化,他们逐渐活成了“业务员”。

一线教师KPI当头

“现在连一线教师都有招生任务了。”

李玫(化名)是一家国内知名K12在线课辅机构的广州教区语文教师。重点师范大学本科学历,连续四季度被机构评为优秀教师的她,暑期之后本应该忙于备课。

可她目前最着急的,是想尽一切办法与各学区房业主群的群主打好关系,希望能够进入业主群里,宣传机构推出的在线课辅课程。

李玫之所以这么辛苦,源自目前行业内的白热化竞争。

根据中研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国内在线教育行业的日活量从以前的8700万,上升至春节后的1.27亿,升幅高达46%。而根据《2020年K12在线教育消费者认知状况》报告显示,我国在线教育相关企业注册量逐年攀升,2014年在线教育企业注册量突破1万家。截至2020年的8月份,在线教育的数量已经高达22万家。

新增流量,主要来自三、四、五线城市,家长开始认同在线教育的优势。也就是说,在各地学校陆续正常开学后,部分家长仍选择给孩子报读在线辅导班的习惯。

“暑假前,公司调整了一线专职教师的薪资结构,设置了绩效。我现在每月要招十二名新学生,才能达到绩效考核的要求。”李玫觉得,要求专业一线教师参与招生工作多少有些大材小用了。

因此,她在近期考虑过跳槽。但连续面试了几家机构后她惊讶地发现,几乎所有的在线教培机构都要求一线教师参与招生。无奈之下,她只好遵照机构绩效要求,开始为相关课程招揽新生。

“九月初到现在,我已经通过学员家长介绍、混学区房业主群,招到了十位新学生了,招生越多考核奖励也越高。”李玫告诉懂懂笔记,今年七月份,她一共招了二十名新生报读课程,当月的收入比之前高了近一倍。

她意识到作为一线课任教师,专业能力的强弱并不是那么重要,只要能为机构招更多的新生,收入自然会有保障,

“现在我索性也不怎么备课了,照本宣科讲课就行。”

除此之外,她比以前更爱举行线上家长会,而且在开家长会时,还会主动讲解、分析学生家长爱听的教学方式,诸如科目考试押题、竞争力分析等,充分让家长了解她的课程魅力。

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那便是为了学员的续班率(即留存)。显然,打人先打马,擒贼先擒王。李玫和其它一线教师都深谙这样的道理,学生报班、续班,决定权不在学生而在家长。

“课讲得好不如家长对课任教师的印象好,家长只看学生成绩,至于押题的准确率,机构也会利用资源想办法。”对于她们这些一线任课老师来说,除了招新绩效考核,还有续班考核。

招新能力弱的一线教师,大都也会在续班、留存方面大下功夫,为了让家长看到课堂的效果,课任教师都会要求学生在线大量刷题,熟记重要考点和押题的内容。

“我听市场部的同事说,从春节至今,公司已经投入了几千万元做宣传,除了传统楼宇广告之外,还有短视频、直播。”

如今,在线教育机构都在打价格战:原本120元一课时的课程,目前优惠最低只要九元钱。而市场部同时透露的招生获客成本,目前则高达近千元。

只重招生,不重教学

“公司的经营一直亏损,靠融资撑着的。”

从事K12课辅教育近十年的吴艳(化名)前年加入了深圳一家在线教育机构,成为了一名网课教师,目前主要负责初一、初二年级小班制的在线数学课程。

她告诉懂懂笔记,自己从侧面了解到,尽管获客成本高,机构的经营一直处于亏损。但与此同时,机构每月都会招聘新教师加入一线授课、招生工作,“有的还是刚从师范学院毕业的应届生,部分还是大专。”

在吴艳眼里,这些刚刚师范毕业的网课教师,无论教育的经验、知识的扎实程度都不如她。但她却渐渐感到了一丝危机,担心被机构淘汰。原因也很简单,机构设置了绩效考核,发动网课教师全面招生。

“每月要招收五名新生,课程的续班率达30%,难度相当大。”她告诉懂懂笔记,一直从事课辅教育工作的她,实际性格比较内向,除了课堂上与学员沟通无间之外在现实中有些“社恐”。

因此,吴艳经常达不到绩效考核要求,她也曾考虑任由机构罚减绩效,“可六月时公司宣布实行末位淘汰制,我很可能会被辞退。”

吴艳介绍,所谓的末位淘汰制,指的并不是教学质量的末位,而是招生、续班、留存考核中的末位。

机构经营困难计划精简团队,本无可厚非。但让她感到无奈的是,机构计划淘汰并非教学能力差的新教师,而是招生长期达不到绩效目标的教师,同事之间疯传——这其中就有包括有她在内的九位近十年教龄的资深K12课辅教师。

“以前在(线下)传统培训机构工作,招生都是教学助理负责,从未见过一线的教师要参与招生、续班的。”但受疫情的影响,线下课辅培训机构经营困难,吴艳也无法再回到传统机构任教。

如今,看到那些去年毕业后刚入职机构的年轻教师,因为在招生方面颇有成绩(收入),甚至有人晋升成为她的领导,吴艳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在线教育行业内斗严重,在线教育机构的内部同样竞争激烈。”

相比传统线下课辅班、正规学校,如今网课教师晋升的标准不再是教学,而是招生业务、续班能力。但即便如此,吴艳也没有考虑再回到传统教育体系去。

网课教师难舍丰厚收入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部分在线教育机构聘请中小学教师,年薪高达200万元,且上不封顶。部分初级教师的年薪,也大都在30万元左右。

“年薪200万太夸张了,毕竟专职的网课教师收入也和网红一样,讲究‘二八定律’,只有头部知名网课教师,年薪才可能有上百万。”但李玫坦言,网课教师的薪资普遍都比较高。

以李玫为例,早在机构宣布实行招生绩效制度之前,她的年收入已经是税后25万元,平均下每月薪资两万元,即便放在其它互联网行业,她的月薪收入也不算低。

“实行了绩效制度之后,公司有同事的月薪收入能高达4万元。”正因为网课教师的收入不低,四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李玫,果断放弃回老家报考正规学校的机会,成为了一名专职的网课教师。

她告诉懂懂笔记,与她同届、同专业的师范生回家乡进了编制,顺利进入正规学校的比比皆是。但工作四年之后,老同学目前普遍薪资都在一万元以内,部分三、四线城市教师的工资只有几千元而已。

“正规中小学教师的薪资,普遍比不上传统课辅、在线教育。”吴艳告诉懂懂笔记,相比传统的教辅机构,在线教育属于互联网行业,从业机构普遍背靠资本,资金实力雄厚。

据网经社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在线教育行业共发生融资事件150起,融资总额高达115亿元。仅2020年前五月,融资事件共发生36起。

为了打造名气,机构在师资、宣传方面的投入预算也都比较高。尽管网课教师无需“朝七晚六”,但寒暑假比正规中小学校的教师都要忙,不过足够高的收入,还是吸引了许多专业教师加入在线教育。

“公司里资深的网课教师,有好几位还是从公立学校辞职的。”正因如此,即便私人在线教培机构有诸多不合理的招生、续班绩效,大部分网课教师还是选择忍耐,毕竟没有人和钱过不去。

不过,从一线教师导入KPI管理的现状来看,各机构都明显承压巨大。过去几年,在线教育行业低价竞争进入恶性循环,部分机构因为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导致倒闭停办。相关数据显示,仅2019年,在线教育机构吊销、注销量近1.5万家,同比增长了121%。

结束语

如今活成了“业务员”的网课教师们,或只是教育机构里“流水的兵”,无论到哪家机构里任课,只要有能力招揽生源,薪资报酬都会丰厚。但是这种模式让老师们的注意力也开始转移,当初所提倡的教育初心,已经在行业激烈的竞争力变了味道。这对“浸泡”在网课中的学生们而言,是福是祸?


Tags: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